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楼诚】【台丽】春日宴

实体《花间集》预售链接  

—————以下正文—————

灰白两色的布艺沙发上,明台在玩手机。

指腹摁住屏幕下滑,眨眼的工夫,刷新出一条新朋友圈。

明台盯住那条新刷出来的朋友圈,微微睁大了眼睛。

方块的头像里是一张从完整照片里截取的大头照。小小一格正方形,正好把照片里年轻女孩的肩部以上完完整整地框了出来。

照片里的女孩有着一双多情的凤目,笑起来的时候,微微上挑的眼角温柔得像是一笔柔肠百转的笔画。除了凤目,再就是白皙的鼻尖,菱形粉润的唇,小巧讨喜的瓜子脸,和一双因曹雪芹笔下的颦颦而闻名的颦眉。

那双眉,当真是略蹙一下,都看得人心尖发颤。

明台目不转睛地盯着瞧了片刻,眼光一挪,扫过头像旁边的“曼丽”二字,转向正文。

说是正文,其实没有文字,取而代之的是四格照片。

照片里的风景各不相同,人倒是同一个。

明台点开大图,四张翻了一遍,最后翻回第一张。

穿着珍珠白欧根纱掐腰裙子的女孩子,靠在雕着狮子的石桥栏上,纤细的脚踝踝骨突出,脚下踩着一双糖果色鱼口坡跟鞋,背后是一片在晴空万里下碧波荡漾的水域。小半截玉白的小臂从防晒的淡绿色披肩下伸出,手掌扶住被风撩动的苹果绿太阳帽。散落的卷曲发丝拂过半边裸露出的香肩。

实在是佳人。

即使阳帽宽大的帽檐在巴掌大的小脸上罩上半边阴影,即使带着遮了半张脸的黑超,那俏丽又骄傲的风姿也能从露出的小半截面孔一览无余。

明台磨了磨后槽牙。

打扮得这么漂亮,居然不带他一起去玩。

明台下意识看了眼手机右上角的时间。

17:23

这个点儿,八成还没吃饭呢!

明台猛地在沙发里坐直了身体。

不带他去玩,总能一起吃个饭吧。

戳开手机通讯录,明台跃跃欲试地拨通了电话,一边不自禁地在沙发里坐正,一只手在领子前煞有介事地摸了摸,却没摸到假想之中需要被摆正的领结,只得作罢。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明台紧张地清了清嗓子。

“喂,这里是于曼丽,请问哪位?”清亮的嗓音婉转得像一只沐浴在晨光里的骄傲的黄鹂鸟发出来的。

明台不高兴地撇撇嘴,心想居然问我是哪位,嘴上道:“是我,明台。”

对面静默了几秒钟,就听到一声轻笑,“挺会挑时间啊,我才刚回来。”

明台得意地笑了笑。

“说吧,找我什么事?”

明台咽了口唾沫,没有直奔晚饭主题,迂回着试探道:“你……旅行结束了?”

“恩,结束了。”声音爽朗。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明台继续状似不经心地问。

“我在万达。”对面的人顿了顿,“真有事?”

明台硬着头皮,“没事。就是问问……你吃过晚饭了?”

“还没。”一声浅笑,调侃道:“要请我吃饭啊?”

明台下意识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了,嘴上道:“我就是看你回来了没,方便的话可以顺道一起吃个晚饭。”重音落在“顺道”二字。

“是么?”对面的人似乎将信将疑。明台脑中立刻浮现出这话出口时于曼丽那巴掌大的脸上高高扬起的,似弯刀又似柳叶的眉。那模样,必然是骄傲艳丽的逼人眼的。

毕竟于大校花当年也曾经是艳惊过全专业的。

“那你现在哪啊?”

明台急中生智,不假思索:“我就在万达附近。”

电话里的人长长地“哦”了一声,直“哦”的明少爷浑身不得劲。

“那你来接我吧。”顿了顿,语气娇衿,“我要吃韩国料理。”

明台就是稀罕这股子娇衿。

“那你在万达一层等我。”明小少爷终于眉开眼笑,偏嘴上不肯说个好听的:“对了,于曼丽同学,晚上外面冷,你怎么穿那么少,跟买不起衣服似的!在万达里面等我,别出来。”

曼丽哼了一声,声音脆得仿佛能滴出一地碧幽幽的水来,似笑非笑:“我就是真买不起衣服,也不要明大少爷你来可怜!”

听了这话,明台对着电话呲了呲牙。

“挂了。拜拜!”

半张着的嘴只能对着被挂断的电话悻悻闭上。嘴闭上,但心里却憋着口酸酸甜甜的气,又像一团花团锦簇的炮仗,上窜下跳,在五脏六腑里招摇过市,最后梗在喉咙口,顶着扁桃体,直逼迫着明台发了条朋友圈。

内容如下:

我才懒得关心有些人呢!

 

灯火通明的万达三层,顶天立地的巨幅灯牌。在鳞次栉比的商场里,来来往往的不少人都毫不吝惜地将目光投向了靠在橱窗旁玩手机的女孩。

女孩穿着掐腰白裙子,淡绿色披肩,糖果色鱼口鞋,背着精巧的包,踝骨纤小突出,裙摆包裹着交叠的双腿,看起来就像一条美人鱼。可若是走起来就又是另一番光景了,白色的裙摆在小腿处摇曳,像是开出了一小朵一小朵连绵无瑕的浪花,婀娜多姿,好看得教人移不开眼。

一头烫得卷曲的黑色长发散落在身后。从背后看的时候,她就像从上世纪大上海十里洋场里走出来的一个婉约清丽的美梦。

小巧的指尖粉嫩圆润,划过屏幕,刷出一条新朋友圈。

明台:我才懒得关心有些人呢!

“傻子……”一声轻笑从口出逸出,随即喃喃自语:“既然说就在万达附近顺道什么的,就不要开朋友圈定位啊。”

毫不掩饰嘴角的弧度,于曼丽满意地将手机塞回包里。

 

明台飞快地走到门边,正穿衣服,就瞧见明楼明大少爷从二层慢腾腾地走下来。 

明楼多少年不变地梳着一头光可鉴人的发型,衣服打理的一丝不乱。与明小少爷的相貌不同,形容小少爷当用“俊美”,大少爷则全然要用“英俊”了。

明楼的五官里,鼻子大约是最可圈可点的了;可要说最有神韵的,还是要属眼睛。明楼的眼睛,尤其是眼尾,含笑微眯的时候,瞳仁黑得深不见底,往往既危险又要命的好看。

这评价不是明台说的,而是苦恋明大公子多年,至今还耿耿于怀的汪大美人汪曼春的批语。

“大哥。”明小弟老实地叫了一声。

明楼点点头,多看了一眼明台,“要出去?”

“对。”明台在鞋柜上拨拉着翻找,“大哥,我车钥匙呢?”

“我怎么知道。”明楼道,“你上次开车出去穿的是这件么?找找以前的衣服口袋。”

明小弟恍然大悟,拍了下脑门,转身一头扎进门边挂得层层叠叠的衣架里。

“找着了。”明台抛起手中的车钥匙,颇为志得意满地接住,放进上衣口袋里,“我走啦!”

明楼打量了一番浑身都散发出“好高兴”气息的,特地换上一身崭新烟灰色衬衫的明台,无论如何也没忍住,出口道:“站住!”

一只脚踏出门的小少爷回头,“大哥,干什么?”

“你干什么去?”明楼走下楼梯。摆出一副兄长关怀幼弟的模样。

“我和朋友吃饭去!”小少爷撇嘴,眼睛鼻子全透露着一种“你管得真多”的神色。语毕,明台又倾身对着玄关处的玻璃隔断,好生抚了抚头发。

“跟谁?”明大哥语气平平,却透露出些许难以违抗的气息。

明大哥积威甚重,明小弟只得老大不情愿地关上门,收回那只踏出去的脚,正要回答,忽然眼珠子一转,被明楼领子后面的什么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明小少爷先是怔了怔,随即不动声色地往一侧挪了挪,不错眼地盯着那块小小的白色方形卡片。

等到看够了,明小少爷收回了目光,嬉皮笑脸地问明楼:“大哥,你这身衣服是新买的吧?”

明楼微微一愣,却依旧如实作答道:“是,怎么了?”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整了整衣袖,神色显出满意。

明小少爷眉开眼笑,道:“没怎么。好看,大哥你穿这身特别霸气。”

“真的?”明大少目露疑色。

“真的,你就这么穿着出去,保管收获一打少女心。”明台信誓旦旦。

明楼缓缓眯起眼,伸出一只手指向明小少爷,开口:“你——”

只说了一个字,对面的明小少爷就瞪大了眼睛,猛地对着他身后拔高了嗓门道:“阿诚哥,你找大哥有事?”

明楼不自禁转回头,在看到站在楼梯上的莫名其妙的明诚的同时,也听到大门被摔在门框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小子。”明大少爷扫了一眼空空如也的玄关处,自鼻腔里发出一声不满的闷哼。

明家二公子明诚的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当年初入校园时,明二公子光是笑一笑的模样,就能引来数不尽的狂蜂浪蝶。

“怎么了这是?”明诚走下楼梯。他穿着休闲T恤和深色牛仔裤,手插在裤袋里,嫩生生的模样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好几岁。

“稀奇古怪。”明楼道,“又说什么要请朋友吃饭,又说让我就穿着这身出去。”说着,他侧过身,正了正衣襟,问明诚:“好不好看?”

明诚正待说什么,等到走近了,却当先忍俊不禁,一手从容不迫地捉起明楼领子后面悬挂半空的卡片,轻轻晃了晃。

标签。

“我说他打的什么主意呢。”明大少恍然大悟,一边费力地偏头去看后领子上悬挂良久的商标,一边道:“忘了剪了。”

明诚却兀自低着头,唯独唇边噙着一点笑。

“笑什么?”明大少问。

“品名,货号,成分,等级……”明诚一 一读出,随即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来,“还有标价。”

明大少有点尴尬,催促道:“你快帮我剪了。”

身后的人却似乎不以为然,反而漫不经心地松开了手里的标签。

看着绕到面前的明诚,明楼警惕着那双笑里写满不怀好意的眼。

一只骨肉云亭,五指修长的手不紧不慢地落在明大少的簇新外套上,游蛇般隔着寸许距离游弋而上,最后不偏不移地捉住了明大少的领带。

领带大约是有点紧,明大少神色平淡地瞧着那只为虎作伥的手,喉结却不由自主地动了一动。

手的主人呼吸温热,语调低缓。

“你说……这价格,是按斤卖,还是一整个人啊?”

明大少一只大手包住了在他领带上摇摆不定的手,声音也不知不觉间低沉了半度,“你说呢?”

明诚露齿一笑,很是无辜地答道:“我怎么会知道。”

“兴许,”明诚微微倾身,唇瓣厮磨着明楼的耳垂,语气带着点暗示地补充道:“是一夜呢?”

明楼不声不响地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都眯得细长,看起来就像一只瞅准猎物只等一击毙命的毒蛇,两根尖利的毒牙闪着熠熠寒光。

“猜对了。”明楼一只手按上前面的人的后腰——那是一向最被他偏爱的部位——手臂发力收紧。

“哪个对了?”明诚状若懵懂地眨了眨眼。

“你说呢。”明楼不答反问。

明诚笑得更深了些,又道:“一夜的话,那你可得给我些折扣。毕竟——”意味深长地拖长了音调,“……我可是常客。”

“知道了。”明楼用手指磨了磨眼前两瓣嘴唇,自顾自地舔了舔嘴角。

“先试用后付账?”

“你说了算。”

—————end—————

以上是一个来自名人朋友圈的脑洞。

昨天思前想后要在名人朋友圈琅琊榜专题里扮演什么,最后选的是“鸽子”。

评论(18)
热度(170)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