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机械打字机和方糖,

融化的黄油和纸张,

草地和萝卜羊肉汤,

你,和星空下只身行走的梦想。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大的世界了。

愿全世界以至真的温柔待你。

生日快乐,演员朋友。


【蔺靖】必入歧途(十一/完结)

六月的吴兴,风景独好。

其下临安、於潜两地擅产白果。每至六月初,至多不过望日,必有小贩走街串巷叫卖炒食的白果。

拇指肚大的果仁被包裹在薄薄一层白色浆皮里,一起入锅用椒盐炒制。表皮并不十分坚脆,硬纸似的,指甲盖一抠便能划出一条缝隙来,撕去外部,便露出其中金黄饱满的部分。

果仁炒得外表微硬内里软糯,舌尖抿一抿还能觉出股淡淡的清香。

前一日晚间吃了饭,两个人从城门口散步回来,恰巧碰见卖白果的。蔺晨便买了一把捧在手里,热乎乎的。他沿路边走边剥开,这一粒塞进自己嘴里,下一粒塞进萧景琰嘴里。

客栈还是当年那家客栈,只不过如今客栈老板却不是原来那一个,而是子承父业了。

进屋时天已经黑了,薄云飘在...

蓝孩纸撅嘴,就是要你亲他嘛︿( ̄︶ ̄)︿


PS:姿势有参考

PPS:基友和我说,就你这个水平,如果爱他就千万别画他

……其实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蔺靖】必入歧途(七)

请别灰心,一切风雨都会过去的。

——————以下正文——————

时近年关,在吴兴郡内逗留数日,便遇上了年节。

除夕那日,萧景琰同蔺晨在集市转了半日,买回来的玩意雇了辆板车才运回客栈。

“就停在这。”蔺晨指了指客栈的门脸,吩咐车夫道:“东西搬去后院屋里就成。”

“蔺公子,同你弟弟出去买东西啦。”客栈老板站在板凳上,手里抖着张洒金的春联,笑得一脸和气。

蔺晨也笑着点了点头,道:“掌柜的瞧着这幅对联写得还成?”

“成!”老板立刻道,中气十足。他对着蔺晨竖起拇指,道:“蔺公子一看就是书香门第的人,二公子也是。”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前几日蔺晨手痒,自集市上买了笔墨在客栈内想写点东西。...

【楼诚】筷子

逆人海向你张开双臂如是,你是天地间最可爱的人!

给我山 @蔚山沉没 ,在可爱的你的引导下,我开了可爱的脑洞

—————以下正文—————

刚过了端午,上海天气渐热。

明楼和明诚被架在一个白色小碟子上。

他们是一双筷子,细长的,漂亮的木筷子。

小碟子里放着点醋。半透明的橙褐色液体在灯光下温馨好看,淡淡的酸味熏着明楼,让他想动动鼻子。

尽管他并没有鼻子。

“阿诚。”明楼说,“今天开饭时间真晚。”

“大哥饿了?”明诚问,“我看到今天阿香备了狮子头同鳝段。”

明楼点点头:“听说今天明台要带女朋友回家。”

狮子头圆润,足有拳头大小。剁碎的肉馅里掺杂了乳白的马蹄,...

【蔺靖】必入歧途(二)

腊月里,天光越发短起来。

原本打算去扬州瞧一瞧的蔺晨顾念着带了个拖油瓶,不得不在临江郡又小住了几日。

这几日,起初带回来时奄奄一息的人已经在自己的精妙医术下大有好转。蔺晨却不想承认他花了极大的心思,尤其不想当着对方的面承认。

高烧刚退的几日,蔺晨每日给他换药时,伤口都看着格外狰狞。少年圆润的肩头下,一道足有一指宽的伤疤横亘在锁骨以下。肉翻皮卷,边缘微微发白。

蔺晨身为大夫是见惯了的。起初他换药时,以为小孩儿会哭。谁知道从第一次换药到如今,萧景琰最多是咬紧了下唇,额头细密的汗水冒出来,有时鼻尖上也会凝出小巧可爱的一滴,像一滴澄澈的晨露。

萧景琰咬得很用力。每每换完药,下嘴唇都被他咬得娇...

【蔺靖】必入歧途(一)

1.故事开始在赤焰案发前,琰琰出使东海时正剧向结局HE。

2.鉴于原著也是架空,我这里也就不再详细套用南梁了,开心地跟着架空

—————以下正文—————

十二月的大梁,风霜骤起。

而今梁帝登基未久,正值盛年,且下有贤臣良相辅佐。皇长子祁王为人谦和有礼,仪表堂堂,且素有贤名在外。

山河大好,国泰民安。

入了腊月,天气却依旧冷得半真半假。只不过好似一夜之间,巽二郎与布雾郎君结了好。于是翻涌的风云飞快地席卷了秋末的热意。

霜降早就过了,这几日早上晨起,屋檐瓦楞上,却凝着一层薄霜,远远地乍一看好似灶头泼洒开来的羊汤,冷却之后,留下一层羊脂。

这般天气,还是等日头高照时出门最佳。...

【谭赵】窈窕君子(九)

521,唯生煎包与玫瑰花不可辜负

—————以下正文—————

人来人往的花鸟市场里,谭宗明一身板正的西装站在一家卖花的小店门前,显得特别惹眼。

周五下班后的花鸟市场,人头攒动。起初进来的一条路还算宽敞整洁,店铺一家挨着一家。然而一拐了弯,到了与外面干道目不能及的所在,这里立刻就暴露出了“市场”二字的本质。

谭宗明沿途走进来的一路上,听得全是猫哼狗叫。

市场头上一家小型宠物医院,门口一排笼子。猫猫狗狗坐在里面,一只一间,彼此相安无事地晒太阳。

第二家店是卖鱼的。靠门的地方放着只大水缸,老板正招呼人帮忙搬进店里去。一缸绿油油的水草在水里浓密地四散开来,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滑腻且喉咙发紧。...

【谭赵】窈窕君子(八)

一走心就狗血

————以下正文————

谭宗明站在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前,顺手摁亮了上行按钮。

他还是克制不住地去回想和赵启平一起度过的上个周末。

只穿着改装版短款白大褂的赵启平和什么都不穿的赵启平。

赵启平在床上相当放得开,但是他只负责点火。点火的结果大多是自己很快可怜巴巴地求谭宗明慢点。每次结束赵启平都是一脸“我已经死了”的样子,可是等他稍一缓过来,睡上一觉,就又会往谭宗明肚皮上爬。

周日下午在赵启平家沙发上看电视,谭宗明简直被数次撩地不胜其“火”。

今天是谭宗明生日。晚上两个人第一次正经约会,说好了去赵启平家吃饭顺便走走肾。

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谭总满心都是晚上要怎么拆开他的“小...

好不容易勾搭到了心爱的作者,我怎么可能憋着不秀一发恩爱呢︿( ̄︶ ̄)︿


 @蔚山沉没 拙作一首,并一件妾身字画小像信物赠与夫君,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