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机械打字机和方糖,

融化的黄油和纸张,

草地和萝卜羊肉汤,

你,和星空下只身行走的梦想。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大的世界了。

愿全世界以至真的温柔待你。

生日快乐,演员朋友。


【蔺靖】必入歧途(十一/完结)

六月的吴兴,风景独好。

其下临安、於潜两地擅产白果。每至六月初,至多不过望日,必有小贩走街串巷叫卖炒食的白果。

拇指肚大的果仁被包裹在薄薄一层白色浆皮里,一起入锅用椒盐炒制。表皮并不十分坚脆,硬纸似的,指甲盖一抠便能划出一条缝隙来,撕去外部,便露出其中金黄饱满的部分。

果仁炒得外表微硬内里软糯,舌尖抿一抿还能觉出股淡淡的清香。

前一日晚间吃了饭,两个人从城门口散步回来,恰巧碰见卖白果的。蔺晨便买了一把捧在手里,热乎乎的。他沿路边走边剥开,这一粒塞进自己嘴里,下一粒塞进萧景琰嘴里。

客栈还是当年那家客栈,只不过如今客栈老板却不是原来那一个,而是子承父业了。

进屋时天已经黑了,薄云飘在...

【蔺靖】必入歧途(十)

预警: NC-17  性爱描写 

恩……建议你们吃饱了再看︿( ̄︶ ̄)︿

—————以下正文—————

新帝登基后月余,恰逢南境天降大雨。此时北境大渝战事未定,可谓雪上加霜。

新帝着户部赈粮、赈物、赈款之余,也在灾区广设粥棚,减免徭役。除此以外,修建堤坝、学校、驿站,疏通河道,修整道路等以工代赈之法也被新帝提上章程。

六部官员多是为新帝提拔,正是满心干劲之时。如此上下一心,治标治本。大渝战事初定时,南境已回归正途十之六七。一时间,金陵以南,新帝得民意之盛,前所未有。

因此,当大渝告捷,班师回朝的双喜之际,听闻新帝因劳累染疾,大梁百姓无不担忧者。更有长叟...

【蔺靖】必入歧途(九)

不得不来个狗血预警了,我是认真的。

—————以下正文—————

光阴辗转,抬眼又是一纪有余。

距七万赤焰军埋骨梅岭,已然过去十三年。梅岭上碧草青青,再不见当年肆虐火痕。

虽不曾亲见,但声名鹊起的靖王殿下的容貌身形,即便蔺晨强迫自己不要时刻留意,却也难免不从文字画卷乃至于琅琊阁中人的口中听闻一二。

据琅琊阁消息,当年乃是梁帝动了杀心,妄图一并铲除赤焰军与祁王一脉。后来赤焰案发,林燮身死。一杯鸩酒赐死祁王后,紧接着便是宸妃自戕,晋阳长公主更是一柄冷剑血染玉阶。

大梁的史书工笔,战战兢兢,朝堂动摇,人心惶惶。

长夜漫漫,这重重变故里,兴许终究是有什么触动了梁帝,兴许是顾虑景琰尚且年幼...

蓝孩纸撅嘴,就是要你亲他嘛︿( ̄︶ ̄)︿


PS:姿势有参考

PPS:基友和我说,就你这个水平,如果爱他就千万别画他

……其实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蔺靖】必入歧途(八)

您好,您预订的开虐预警已到货,请验货后查收!

—————以下正文—————
上元佳节的第二日,蔺晨又携着萧景琰踏上了前赴金陵的归途。

这一年立春晚,竟堪堪熬过了上元节后两日。冷意仍盛,且咄咄逼人,沿途的溪水浅塘皆覆着一层硬脆的薄冰。

所谓春寒料峭,冻杀年少。

这一路来,却是冻杀了一个年少和一个勉强算作年少的人。

好在句容距金陵实在是很近,两人坐一段车走一段路,碰到有趣的景物便停下来细细赏看,即便如此也只花了三天功夫。

越往金陵去,萧景琰便行得越慢,吃个饭也要磨蹭好些时候。一碗饭捧在手里,筷子数着米粒吃。蔺晨看得分明,也不催他,倒学得有模有样,一盘青菜放在眼前,他便数着根吃。

天长地...

【蔺靖】必入歧途(七)

请别灰心,一切风雨都会过去的。

——————以下正文——————

时近年关,在吴兴郡内逗留数日,便遇上了年节。

除夕那日,萧景琰同蔺晨在集市转了半日,买回来的玩意雇了辆板车才运回客栈。

“就停在这。”蔺晨指了指客栈的门脸,吩咐车夫道:“东西搬去后院屋里就成。”

“蔺公子,同你弟弟出去买东西啦。”客栈老板站在板凳上,手里抖着张洒金的春联,笑得一脸和气。

蔺晨也笑着点了点头,道:“掌柜的瞧着这幅对联写得还成?”

“成!”老板立刻道,中气十足。他对着蔺晨竖起拇指,道:“蔺公子一看就是书香门第的人,二公子也是。”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前几日蔺晨手痒,自集市上买了笔墨在客栈内想写点东西。...

【楼诚】筷子

逆人海向你张开双臂如是,你是天地间最可爱的人!

给我山 @蔚山沉没 ,在可爱的你的引导下,我开了可爱的脑洞

—————以下正文—————

刚过了端午,上海天气渐热。

明楼和明诚被架在一个白色小碟子上。

他们是一双筷子,细长的,漂亮的木筷子。

小碟子里放着点醋。半透明的橙褐色液体在灯光下温馨好看,淡淡的酸味熏着明楼,让他想动动鼻子。

尽管他并没有鼻子。

“阿诚。”明楼说,“今天开饭时间真晚。”

“大哥饿了?”明诚问,“我看到今天阿香备了狮子头同鳝段。”

明楼点点头:“听说今天明台要带女朋友回家。”

狮子头圆润,足有拳头大小。剁碎的肉馅里掺杂了乳白的马蹄,...

【蔺靖】必入歧途(六)

驴车摇摇晃晃的,车板坚硬。

行出临江地界时,蔺晨问赶车人连车带驴一起买了下来。比起马车,驴车普通,两人穿得也普通。连着走了十几日,灰头土脸,素面朝天,任谁也认不出两人原本的形貌身份。

到吴兴郡前,眼看还有几里路,萧景琰扶着车边的木板,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他勉强往蔺晨所在的赶车的位置挪了挪,伸手戳了戳蔺晨的后腰。

“做什么?”蔺晨回头。

萧景琰舔了舔略有些干的下嘴唇,道:“等到下一处喝茶的地方,应该就快到吴兴郡了吧?”

蔺晨点点头,“不远了,再有几里路就到。”

“那……”萧景琰抿了抿嘴,“我们能不能别坐车了?”

“怎么了?”蔺晨挑了挑眉。

萧景琰犹豫了片刻,小声道:“屁股疼。”...

【蔺靖】必入歧途(五)

谢谢因为担心而私信我的姑娘们。

 放心,我不走,哪儿也不走

—————以下正文—————

大雪落下的第二日,萧景琰与蔺晨又回到了临江郡。

两人趁着正午艳阳高照,人最多的时候,跟在一群滇南商队后面入了城。

蔺晨将萧景琰先安置在一家十分寒酸的客栈,自己出去打听了一番。昨日他们走后不久,临江城竟然关闭了城门一个时辰之久。听成衣铺的掌柜说,倒像是要抓什么要紧的人物。一番询问过后,蔺晨若有所思地在掌柜处买了几套新衣,慢慢往回走。

小孩儿……究竟是什么人。

回了客栈,路上听闻种种蔺晨却对萧景琰绝口不提,只道是近几日只怕查得严,还是早些上路前赴金陵为好。

两人一番清理,终于恢复了...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