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谭赵PWP】汗如雨下

小方太太说想看穷老谭,于是谭大鳄就穷了。

尽管我深深为上海经济担忧着Q _ Q

这是一个人穷老实·谭×毫无节操·赵的AU、AU、AU(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三观正直的姑娘请慎点

—————以下正文—————

天色阴沉,似乎马上就要下雨。

灰暗的浓云在天际层层堆叠,将天空压得极低。空气很潮湿,闷热得令人作呕。热风浮动着枝叶“沙沙”作响,躁动的飞虫盲目无措地一头扎进蛛网里,很快安静地像是找到了归所。

周日下午三点半,天黑得如同晚上六点以后。

赵启平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神色戒备。

自从走进小区,他就敏感地觉察到有人跟着自己。

赵启平警觉地加快了步伐。

但从细微的声音来判断,背后的人走得也变快了。

天色渐暗,空气湿度越来越高,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无人的转角隐没在一处灌木丛里,看起来十分隐蔽。赵启平眯了眯眼,在转角处猛然转身,正对上身后的人。

背后的人不足五步开外,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你跟着我干嘛?”赵启平打量着对方。

男性,四十岁上下,穿得朴素却干净,牛仔裤洗的发白,看起来经济状况相当一般。

“那个……”谭宗明对上赵启平的眼神,被刺地想要缩脖子。他有些尴尬地舔了舔嘴唇,目光落到了赵启平右手上,道:“你那个空塑料瓶……还要么?”

赵启平一愣,看向手里还剩五分之一的饮料瓶子。他举了举手,对谭宗明挑眉问道:“你是为了这个?”

对面的男人避开他的目光,有些局促地点了点头。

赵启平顺着他因汗湿黏在额头的发丝一路看到对方削薄的嘴唇、挺直的鼻梁。这个人身形高大,比例极佳,即便有些许落魄但也不叫人觉得猥琐。他的眼睛很好看,微微低头的时候,眼尾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漠,整个人看上去老实但禁欲至极。

很棒,很可口。

赵启平有些蠢蠢欲动。他的目光在对方起了薄茧的虎口顿了顿,蓦地一笑:“你会修空调么?”

“什么?”谭宗明没反应过来。

“我家空调坏了,你会修么?”赵启平摊了摊手,笑容坦诚,“不白修,我给钱的。”

谭宗明想了想,点点头:“我会一点。”

“那成。”赵启平将瓶子丢进他怀里,被谭宗明有些手忙脚乱地接住,“跟我上楼吧。”

 

钥匙插进钥匙孔转动,赵启平打开房门。

“请进吧。”赵启平做了个“请”的动作。

谭宗明有些拘谨地朝他笑笑,谨慎地迈入屋内。

屋内陈设简单,但相当舒适。咖色布艺沙发前的茶几上,有淡蓝色玻璃果盘和喝了一半的酒精类饮料。另有一盆多肉,叶片肥厚,十分莹润可爱。

然而房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热。

没有空调的房间自打开门起,被禁闭已久的热浪就剧烈膨胀,汹涌地扑面而来。

“空调在那。”赵启平关上门,走到客厅中央,指了指客厅角落的立式空调,“工具在阳台,我给你拿。”

气压越发得低,乌云密布的天空隐隐传来雷声。

盛夏的上海,每一分每一秒都燥热的让人发疯。

 

微博:上车

不老歌:上车

————— end —————

最近欠下不少要写的文,整理了一下发现大部分都是肉……我们荤素调剂着慢慢来吧

评论(82)
热度(565)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