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谭赵】窈窕君子(八)

一走心就狗血

————以下正文————

谭宗明站在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前,顺手摁亮了上行按钮。

他还是克制不住地去回想和赵启平一起度过的上个周末。

只穿着改装版短款白大褂的赵启平和什么都不穿的赵启平。

赵启平在床上相当放得开,但是他只负责点火。点火的结果大多是自己很快可怜巴巴地求谭宗明慢点。每次结束赵启平都是一脸“我已经死了”的样子,可是等他稍一缓过来,睡上一觉,就又会往谭宗明肚皮上爬。

周日下午在赵启平家沙发上看电视,谭宗明简直被数次撩地不胜其“火”。

今天是谭宗明生日。晚上两个人第一次正经约会,说好了去赵启平家吃饭顺便走走肾。

人逢喜事精神爽的谭总满心都是晚上要怎么拆开他的“小礼物”。

“嘿!”

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谭宗明回头,就看见安迪正站在他身后。安迪正看着他,照旧一身黑色ol风格的搭配,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安迪拨了拨额前的头发,看上去心情很好。

谭宗明偏头看她,半晌,微微勾起嘴角:“昨天晚上小包总请你出去吃饭了?”

安迪疑惑地蹙眉,笑意不减:“你怎么知道?”

电梯上方的楼层显示灯亮起。

谭宗明相当绅士地挡住电梯门一侧的感应,让安迪先进去。

“我猜的。”谭宗明道。

电梯门关上,安迪指了指谭宗明的鼻梁上的创可贴:“这里怎么了?”她有些怀疑地眨了眨眼,看着创可贴周围的红肿,“是淤伤么?”

谭宗明摸了摸鼻子,言辞模糊地答道:“恩,是吧。”

安迪诧异地看着他,半晌忍不住惊讶地笑起来:“老谭,你该不会是和人打架了吧?”

谭宗明这回干脆地点了点头。

“喔!”安迪感叹出声,“我真想知道,是谁打伤了你?”

安迪心想,难不成是谭宗明的神秘新欢。可是不该啊,且不说谭宗明纵横花丛多年,头一条规矩就是绝不强人所难,向来是无数朵娇花想往上粘尚且无门,哪有迎面一拳打上去的道理……何况就算是当真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也该是被指甲挠出的才对啊……

谭宗明倒是毫不吝惜地答道:“不相干的人。”

安迪更加疑惑了:“不相干的人?”她顿了顿,“你该不会是见义勇为吧?”

听了这个词,谭宗明笑了笑,高深莫测。

安迪心中涌出一个更加不敢置信的想法:“英雄救美?”

谭宗明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安迪怎么看怎么觉得狡猾。

看着谭宗明默认地耸了耸肩,安迪张着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老谭,你……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安迪的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我认识她么?”

“认识。”谭宗明点点头。

抵达楼层,电梯门打开。

安迪见谭宗明一副卖关子的模样,好奇心大作。

“安迪 ~安迪 ~安迪 ~我总算见到你了!”曲筱绡的声音自打开的电梯门外传来。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曲筱绡是没看到电梯里还有除了安迪的第二个人的。她瘪着嘴一脸委屈地想要冲进安迪的怀里,才发现安迪旁边还站着个似笑非笑的谭宗明。

“你怎么也在!”曲筱绡一把抱住安迪的胳膊,戒备地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相当大度地朝她笑笑:“这里是晟煊。”

曲筱绡看着对方挑不出毛病的笑容,背上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她想拽着安迪到别处去,却被安迪将她的手拂了下来。

“小曲。”安迪语气里透着淡淡的不满,“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老谭是我的朋友。”

曲筱绡忙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一个无所谓的样子:“好吧。但我有话跟你说。”

安迪有些为难地看向谭宗明,谭宗明却是冲她笑了笑:“你刚才说的人,你认识,她也认识,你尽管可以问她。既然你们还有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谭宗明说着,目光在曲筱绡身上稍作停留,随即不甚在意地离开。

曲筱绡防备地看着谭宗明的背影,重新抱住安迪的手臂问:“他说我认识什么人?”

安迪有些疑惑地看向曲筱绡,她转念一想,便带着曲筱绡走到了茶水间。眼见里面无人,推门进去。

“你认识老谭的新女伴?”出于尊重对方隐私,不该这么问。可是谭宗明都当面说了“你去问她”,安迪又一时有些好奇。

“新女伴?”曲筱绡瞪大了眼睛,半晌又垂头丧气地撅起嘴,“新女伴不认识,新男伴认识一个。”

安迪怔了怔。

一个曲筱绡认识,自己也认识的,新男伴。

看着曲筱绡没精打采的神色,安迪不由得愈发确定了心底的想法。

“……是赵医生么?”安迪不确定地问。

“安迪!你怎么知道!”曲筱绡声音尖利,在小小的茶水间里有些让人吃不消。

安迪不知该怎么回答,不过她好像了解了刚才谭宗明猜她昨晚和包奕凡一起出去吃饭时的心情。

“你不是已经和赵医生分手了么?”安迪下意识回避了曲筱绡要和她声讨谭宗明的话题,避重就轻地问。

“哎呀……”曲筱绡跺了跺脚,十二公分的高跟鞋在地上砸出脆响,“那也是我前男友……我都追不到……凭什么……”

安迪觉得有些好笑:“小曲,总不能因为你追不到,赵医生就要单身一辈子吧!”

曲筱绡想说,那也不能抛弃了我马上找了个男的吧。

但是仔细想想,关于这一点好像并没有什么值得诟病的。

“那也不行啊……”曲筱绡还是觉得憋屈,又想要扑进安迪怀里。

“打住!”安迪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小曲,很抱歉,这个问题我并没有任何发言权。而且,我还要上班。如果你不介意,晚上回家再和我说,好么?”

曲筱绡看着安迪,撇了撇嘴。

她还能说什么呢。

“好吧。”曲筱绡对着地面小小翻了个白眼,“我走啦。”

安迪看着曲筱绡的背影,意外地发现自己并不为今天所知道的消息感到惊讶。

赵启平喜欢有趣的人,谭宗明也一样。

恰好,两个为祸人间的凑到了一起。

耸耸肩,安迪脑子里冒出一个不甚恰当的成语。

佳偶天成。

 

突发事件似乎向来眷顾着想要谈恋爱的谭总。临时会议结束,谭宗明着急忙慌地看了一眼刚充上电的手机屏幕。

下午八点半。

第一次约会就放了小赵医生的鸽子。

要完的节奏。

离约定时间过去了整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谭宗明愣是没发现手机没电了。他只等着赵启平给他来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也好。他就可以借机先溜出去好好解释一下。

然而当开机后看到备注为“小酒杯”的三个未接来电五条短信之后,谭总觉得情路坎坷。

婉拒了股东一起吃饭的邀请,谭宗明开着车往赵启平家赶。路上不超车不压线,严格遵循交通法规,简直模范司机。

上次碰到曲筱绡拿着钥匙不打招呼就进了赵启平家之后,谭宗明就张罗着给赵启平家房子换了个锁。电子锁,指纹密码识别,相当方便。除了赵启平,谭宗明本人也一摁就开。

赵启平家没开灯,开门正是一片蒙蒙的黑。

谭宗明心里“咯噔”一声。他路上给赵启平打电话也没人接。

该不是真生气了吧。

谭宗明想着,进了屋,轻轻将门关上。

空气里弥漫着饭菜的香味。谭宗明闻得出,隐约有赵启平很喜欢的那一家创新菜的招牌芝士龙虾的味道。

新安的电子锁关闭后发出“滴”的一声电子提示音。

他放轻了脚步向屋内迈了几步,便看见了躺在沙发上睡着的赵启平。

赵启平家对面顶层有一块巨大的电子光屏。白色的光线通过窗帘的过滤,射入屋内时已经变得相当柔和。乳黄色的光影均匀地洒落在浅咖色的布艺沙发,和沙发上蜷曲的人身上。

赵启平曲着腿,整个人在沙发上弓成一只虾子,头埋在胸前,头发蓬乱松软地落在光里,每一根都显得柔软得要命。

谭宗明僵立在原地,一时想靠近,又因为心内的悸动举步维艰。

他隐约看得清,赵启平赤裸着双腿,身上穿着一件约莫是衬衫的东西。

可是看着对方埋在胸前睡着的侧脸,谭宗明生不出一丝欲念。

他想好好抱抱他。

就在谭宗明在沙发边小心坐下时,赵启平醒了。

“……老谭?”赵启平半睁着眼,喃喃地抬头看。

“是我。”谭宗明也下意识放轻了声音。他将赵启平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枕好,俯下身在对方的额头上吻了一吻,“……抱歉,我迟到了。”

赵启平挣扎了片刻,放弃了起身的打算。他枕着谭宗明的腿,拉过他一只手贴着脸颊。

“白天有个手术……帮主任做副手……”赵启平还有些困。他闭着眼,用脸颊轻轻磨蹭着谭宗明的掌心:“……我都等睡着了。”

谭宗明心都化了。

他觉得对方的每一句言辞都像是一场不可亵渎的求爱。

求爱的人向来比被爱的人更加神圣。

“……你吃饭了么?”赵启平问,声音慵懒,似乎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

“没有。”谭宗明撩开他额前的几缕头发,用指尖描摹着赵启平的轮廓。

饱满的额头,坚硬的眉骨,挺直的鼻梁。

睫毛掠过指尖,带来轻微的痒意。

“先吃饭吧……”赵启平坐起身,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我还是去把衣服换下来吧。”

他站起身,往卧室走去。

房间里稀薄的光落在他身上,筛去了颜色,给赵启平的皮肤镀上了银灰的光。谭宗明只看到对方半透明的衬衫,和臀缝间毛茸茸的白色毛球状尾巴。

我操。

谭宗明磨了磨牙。

亏大了。

五分钟后,换了衣服的赵启平从卧室出来,顺手打开了客厅的灯。

“怎么不换鞋呢。”他看着谭宗明脚上一对锃亮的皮鞋,皱了皱眉。

“忘了。”谭宗明站起身,“拖鞋在哪?”

赵启平走到鞋柜前替他翻找。

“这个,行么?”

“能换双不是粉色的么?上次那双呢?”

“被隔壁狗啃了。你等等,我再找找。”

“菜都冷了吧?”谭宗明舔了舔嘴唇,心内有点愧疚。

“能不冷么,等了你那么久。”赵启平带着点不满。他俯下身关鞋柜门。从谭宗明的角度,正看到他饱满的眼睑和根根睫毛。

他时而干净贤惠,时而放荡诱人的小赵医生啊。

“叫点别的吃吧。”谭宗明从后面抱了抱他,紧紧用自己的胸膛贴着对方的后背,一边在他的耳垂吻了吻。

“吃馄饨么?”赵启平说着,转过身,将谭宗明推到墙上,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至始至终都相敬如宾的吻。

他们都从吻里感受到了被珍惜。

 

馄饨送来时,热气腾腾。

“葱花吃么?”赵启平将打包盒从袋子里取出来,放在桌上。

“吃。”谭宗明应了一声,“没什么忌口的。”

将打包盒里的馄饨已经取出来放进了碗里,赵启平剪开了保鲜袋,将里面的汤倒进碗里。

碗底隐约看得见深色的紫菜,粉嫩的虾皮,细碎的榨菜丁和一丁点嫩绿的葱花。乳白的汤倒进碗里,碗底的葱花就欢快地争相浮上。

汤底表面浮着大大小小的圆斑点,香油的味道就是由此而来。

谭宗明抽了抽鼻子,难得地有些食指大动。他环顾四周,在外面餐桌上看到了第三个打包饭盒。盖子已经半敞开了,盒子里躺着四个巴掌大圆滚滚的馅饼。

“馄饨什么馅的?”谭宗明问。

“荠菜虾仁。”赵启平将倒空了的保鲜袋丢进垃圾桶,从一旁抽了张厨房用纸擦手,“第六人民医院周围就属他们家的馄饨好吃。”

谭宗明撸起袖子端碗,赵启平在厨房洗手。

在橱柜里找到筷子出来时,谭宗明对着摆放着两碗热气腾腾的大个儿馄饨和一盒表皮焦黄浑身散发着猪肉大葱香气的馅饼后就有些施展不开的餐桌,一时竟生出些别样的感觉。

他们之间的相处,竟然是如此的简单愉悦。

不像是陌生人,像是分享过彼此大段生命,占据过彼此很多回忆的伴侣。

谭宗明看着不大的玻璃餐桌中间的一盒抽纸和一盆只剩半边的多肉,眼底逐渐泛出温和的暖意。

他放下筷子,忍不住伸手去戳了戳那盆多肉肥厚的摇摇欲坠的叶片。

“别给我戳断了。”赵启平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你这多肉怎么也少半边啊?”谭宗明笑着问。他抬头,就见赵启平抱着一只线条起伏漂亮的棕色瓶子走过来。瓶子底端装饰着彩色的花朵,看起来活泼却不让人觉得廉价。

“‘也’?”赵启平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

“我上次在你……”谭宗明又瞧了一眼那盆眼熟的多肉,明智地闭了口,目光落在赵启平怀里的瓶子上,转移话题,“意大利之花?”

赵启平微微眯了眯眼,眼底的了然让谭宗明有些窘迫。但赵启平却没说什么,只将瓶子放在桌上。“谭总挺识货。”

“你养的这个叫什么。”谭宗明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多肉,心想能不能再寻一盆一样的。

赵启平刚拆掉酒瓶锡纸。他随手端起那盆的多肉,摆地离谭宗明远了些,“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上,我下回再和你一起秋后算账。”

三两下拆掉钢丝网套,酒瓶塞脱离酒瓶,发出“啵”一声轻响。

浅黄色的酒液倒进两支玻璃高脚杯。赵启平递了一支给谭宗明。

“生日快乐!”赵启平眉眼微弯,倾身在谭宗明嘴角啄了一下。

“我很快乐。”谭宗明看着对方的眼,缓缓道。

酒杯相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 tbc ————— 

谭总:我生日啊!生日!就这么没了?肉呢?

……皇上,我把人都打扮成那样送您老人家嘴边了,您自己爱江山不爱美人怪我喽? 

前文戳我→ 窈窕君子(七)

后文戳我→ 窈窕君子(九)

评论(76)
热度(625)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