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凌李】图书馆和荷兰豆

实体《花间集》预售链接 

———以下正文———

李熏然站在街边,左右张望。天气实在是冷,就连把手从兜里掏出来把围巾裹严实些都让人舍不得。

李熏然站在原地跺了跺脚。

一辆车子停在路边,李熏然扫了一眼车牌,立刻飞快的迈开长腿两三步走过去,打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开了空调,很暖和。李熏然舒服的哆嗦了一下,伸手解开围巾,在驾驶座左右蹭蹭,坐好,好像一只猫咪。

开口第一句话:

“这不许停车,下不为例。”

驾驶座上的凌远原本还想问问他等了多久,听了这话就笑出声,一边转动方向盘开上主路,一边道:“这话你至少每周和我说一遍。”

李熏然整个人靠进座椅里,“那也下不为例。”

过一会,又问:“不回家么?去哪?”

凌远解释道:“去趟市图书馆。借的书该还了。这会赶过去还来得及。”

李熏然“哦”了一声,继续乖乖窝在座位里。

红绿灯路口,车子停下来。

李熏然暖得浑身舒服,就怔怔望着窗外出神。出了好一会神才意识到,街边正对着车窗的是一家咖啡馆。

门面很小,但看起来装潢很复古,透明的窗子干净敞亮。门前伸出的黄铜支架卷曲成藤蔓的形状,支架上挂着一盆兰草。草叶浓密,从盆子里伸出来,围绕着,将花盆整个裹挟在其中,加上主人刻意修饰的缘故,远看像一个绿色的灯笼。

“老凌。”李熏然坐直了身子,伸出手用骨节轻轻敲敲玻璃,侧身看向凌远,“这是咱俩第一次约会的地方啊。”

凌远其实自从停在这个十字路口,已经一连看了李熏然好几眼了。但每次都看到他在发呆,脸颊被车里的暖气熏得红扑扑的,眼睛水润润的,头发毛绒绒的,就特别不忍心打扰。

“是啊。”凌远说,又逗他道:“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

李熏然挑了挑眉:“怎么会不记得呢。”

是啊,怎么会不记得呢。

李熏然当时坐在高背沙发里,正用咖啡勺一圈接着一圈的搅拌杯子里的咖啡。

海军蓝的杯子,配套的杯托,很好看。

可是李熏然完全没在意,他甚至连自己点的什么都没在意。反正就是翻开酒水单点了第一个。

李熏然有点紧张。

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杯子里咖啡被搅拌出一个小小的漩涡,棕色的液体带着白色的浮沫,转的人心跳莫名加速。

然后李熏然抬头,被吓了一跳。

凌远来了,就站在他两步开外。

笔挺的西服,立领白衬衫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连袖扣都在闪闪发光。

于是李熏然想好的开场白就被生生噎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

他其实出门前也是好好考虑过一番要换什么衣服的,但是无论是什么衣服,正装从来都是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内的。

“你……”李熏然下意识地站起身,看着凌远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乱,皮鞋锃亮如新——说不定就是新的——的打扮,心里想着这架势,是不是得要先握个手才对。

然后与会双方进行了一系列友好会谈,并就双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日常问题深入坦诚交换意见,一致重申要致力于建设好、发展好伙伴关系。最后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了本次会面。

好在,以上内容均来自李熏然假想。

事实上是——

凌远也噤声了好久,眼睛从李熏然的修身牛仔裤一直落到手腕上白色的休闲手环,才迟疑着开口,带着那么点不自然:“我以为这是一个正式的约会……”

李熏然硬着头皮,讪讪笑道:“是我穿的太随意了……你坐啊。”

然后呢?

相顾无言。

对着傻笑。

倒是不尴尬。

也是难得。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子开始摁喇叭。

车子开动,咖啡馆就远了。不过图书馆倒是近了。把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凌远和李熏然乘电梯一路往上。

一排排的书架整齐的排列着,书架之间的距离不算很宽,两个人并行就有点费劲了。

李熏然蹲在书架前面,低着头,手指挨个点着最下面一排书的书脊,嘴里默念着书名。

一整架子全是小说。

全是悬疑惊悚类的小说。

这一排恰好都是蔡骏的。

从《蝴蝶公墓》到《天机》,一应俱全。

凌远浏览了一圈,等到回头才发现李熏然没跟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跑得不见了。他来回绕了好几个书架才终于找到蹲在地上的李熏然。

图书馆安静的很,且远近都见不着个人。光源从上方来,因为书架高大的关系,显得还挺温馨。李熏然蹲在地上,地面上就一圈轮廓不大分明的阴影。

凌远走过来的声音不大,但李熏然还是听见了。

他站起身,想跟凌远打个招呼。不站起来不觉得,一站起来才发现,蹲的有点久,膝盖以下都麻了。

“麻了麻了。”李熏然轻声道,两手一伸直接挂在了凌远的脖子上,“你让我缓缓。”

凌远眼见四下无人,就伸手托住他的腰,低着头去瞧:“蹲太久了吧。让你换着腿蹲的,这下血液循环不畅了吧。”

李熏然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上半身就紧贴着凌远,一边小幅度的抖脚一边轻声倒吸冷气:“哎哟,真麻了。跟有蚂蚁在爬一样。”

这冷气,一口口一声声,都是在凌远耳朵边上抽的。

凌远的耳廓连着心尖一起发痒,于是放在李熏然腰上的手就使了点劲,把人牢牢压到自己怀里,鼻子埋进李熏然衣领里深深嗅了一口气。也不急于离开,而是改为用鼻尖一路轻蹭过李熏然脖颈。

“痒。”李熏然推了推他,小声道。

“不麻了?”凌远抬起头。

“不麻了。”李熏然指了指肚子,“饿。”

“那就回家吃饭吧。”凌远放开他,“想吃什么呀?”

李熏然就低下头掰着指头数:“院子后门市场入口第一家的卤猪肝,还有你炒的荷兰豆。”

凌远就当先转身往外走,李熏然在后面跟着,一边跟着一边嘀咕。

“或者土豆丝好像也不错……要不要再加个汤?”

“家里没土豆了。”

进电梯。

“那你先回去,在市场门口停车放我下来,我一起去买了。”

“家里有荷兰豆。”

“可我想吃土豆丝。”

“荷兰豆昨天买的。买的时候也是你说想吃。”

“那好吧。”

进停车场。

“荷兰豆怎么炒啊?放香肠么?”

“不放,素炒。”

“那好吧。”

“要什么汤?肉汤现熬来不及,冬瓜汤行么?”

“行!太行了!”

“……诶!我的天……”凌院长长臂一伸,抱住一个大宝贝。“你也不打个招呼!就往我身上蹦!你说我刚才要是没接住怎么办?”

“你这不是接住了么!”

“我掂掂……变轻了。”

“厉害啊!今天我中午称的,少了一公斤。”

“你知不知道最近晚上肚子叫的,都吵得我睡不着觉。”

“你就瞎说吧,又不是扩音喇叭。”

“手感也没上个月好了。”

进了车里,发动车子。

“……老凌。”

“怎么了?”

“你别动。”

“干嘛?”

“让我亲你一下呗。”

“回家做饭,吃饱了随便你亲。”

“……没情趣。”

“哟。”一只手伸过来捏了捏李熏然下巴。“小脾气见长,还要情趣了?”

拍开那只手,撇撇嘴。“……要饿死了,回家做饭。”

熄火。

“等等。”刚将车子熄了火的凌院长义正言辞道。

“要干嘛?”李警官瞪大了一双小鹿眼。

“你过来让我亲一下。”从凌院长的表情看,这是一件特别严肃的大事。

李警官认真忖度了一番,还是把脸凑了过去。

然后被人捏着下巴掰正了,温柔的吻了上来。

车里很暖,光线很暗。

吻也很暖。

然后就又变成了一个先运动在吃饭的故事。

荷兰豆没炒成,冬瓜汤也没做成。

最后的结果是,饿肚子的两个人都等不及做饭了,于是晚饭在路边餐馆解决了。

————end————

李警官:#论嘿嘿嘿前吃饱肚子的可能性和重要性#

评论(43)
热度(288)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