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一川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凌李】心动

实体《花间集》预售链接  

———以下正文———

春天的晚上黑得还是挺早的。

凌远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手里握着遥控器,面色严肃的像是马上要迎接一场历时三天三夜的大手术,或是一场必须倾尽全力才能获得胜利的战役。

周六,晚上十一点。

李熏然还没回来。

其实下午出门的时候李熏然是和凌远报备过的,晚上和大学同学聚会,也可能之后还要去KTV唱歌。

两个小时前李熏然发过一个短信回来,说是要去KTV唱歌,让凌远别担心,之后就再没消息了。

凌远坐在沙发上,两集电视剧从片头曲到片尾曲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十点半一过,整个人就五分钟看一次时间,最后实在忍不住,给他连着打了几个电话。一开始没人接,等到接通的时候,凌远就已经听出来电话对面的人喝得有点多了。

“你在哪家KTV?”凌远眉头蹙了起来,一边打电话一边站起身往家门口走。

“就咱俩上次去的海底捞隔壁那个……”对面的人声音听起来有点呆,却乖巧得不得了。

“你呆在那别动,我去接你。”凌远一边换下拖鞋,一手把鞋柜上的房门钥匙和车钥匙捞起来塞进外衣兜里。

“不用……我同学说送我……”

凌远本来就严肃的神色更严肃了,穿了一半衣服的动作也停下来。

同学?姓甚名谁?谁知道打得什么主意。

更不放心了好么。

“你就在KTV大堂等我,我不来,哪儿都不许去,听到了么?”凌远加重了语气。

对面噤了声。

凌远捉摸着,是不是吓到这小家伙了。

就听对面道:“老凌……”

凌远正在锁门,听到声音手上动作顿了一下,“我在。”

“……那你快来吧……”

凌远就继续锁门,嘴上道:“我知道,最多二十分——”

“……我想你了。”

凌远拿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

这是撒娇呢。

 

二十分钟以后,凌远开车到KTV门前,就瞧见李熏然正一个人靠在路边的车站牌上。这个路段不算很繁华,这个点也没多少人了。

晚上十一点半,天有点凉。

李熏然一个人站在那,似乎在轻声地哼歌,看上去有点可怜。

凌远觉得他像是来接下晚班妻子的丈夫。

他从副驾驶拿了件备好的李熏然的外套,下了车快步走过去。走近了,李熏然就不哼了,凌远正对上他抬头看向自己的眼神。

瞳仁水润,脸颊绯红,头上一撮儿毛翘起来。

凌远把外套给他披上,李熏然就呆呆地看着凌远,配合着套袖子,套完左边套右边,然后乖乖站在那里让凌远给他系扣子。

李熏然看得特别认真。

“冷不冷?”凌远低着头,一边系扣子一边问,“怎么不坐在里面等呢。等多久了?”

李熏然就垂着头不看他了,他的额头抵在凌远肩上靠着。这动作挺影响凌远系扣子的。

“哪儿不舒服?”凌远闻到满鼻子酒气,于是就道:“上车再说。”说着就想把人先带上车。

“老凌……”李熏然唤道,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黏腻可人的鼻音。整个人就跟长死在地上了一样,怎么也不肯走。

“我在呢。”凌远一手揽住他的腰,哄小孩似的道:“有什么话我们上车说好不好?”

“不要。”李熏然两只手搭在凌远肩上,攥着凌远外套,紧紧靠着凌远站稳了。

“好好好。”凌远只好先顺着他。

李熏然却沉默了。

夜风有点凉,路灯从远处的上方洒下飘忽的光。凌远看着周围已经不见人影了,便伸出手将李熏然牢牢拢进怀里抱好了。

抱在怀里,满满当当的,连带着连心都满了。

“老凌……”李熏然忽然道:“……我今天碰到一同学,这周末结婚,他还有七个月就要当爸爸了……”

凌远的瞳孔微微颤了颤。

“他说……就想给妻子和孩子一个家……想要从此以合法的丈夫和父亲的身份陪着他们……”

凌远听着,忽然觉得有点凉。

从身到心的凉。

李熏然妈妈不同意他们的事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觉得李熏然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等到晚年会觉得遗憾。

这一点凌远无法反驳。

他可以给李熏然最好的一切,可是不包括孩子。

“熏然……”凌远开口了,嗓子有些发干,“如果你觉得我们——”

“老凌……”李熏然额头紧紧抵着凌远,声音听起来忽然就清醒了。

凌远绷直了身体,不自禁地屏住呼吸,等着他给自己一个判决。

“我们结婚吧。”

这五个字,是整个晚上咬字最清晰,语调最坚定的。

凌远的心脏漏掉了一拍。

这句话就一竿子捅进凌远心里,捅出一个血泡,又像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

“然然……?”凌远放在他背后的手搂得紧了些,嗓子变得比之前更紧更干了。

“我不想等了……”李熏然低着头,鼻子里全是凌远外套昨天洗过之后柔顺剂的味道。

凌远只能感受到他的呼吸隔着外套落在自己肩头,却烫得人浑身发抖。

“可是你妈妈……”凌远一时有些无措,整个人像是分成了两半。

一半的他是狂喜的,狂喜到恨不得把怀里的人揉进骨血里,或是做一些什么疯狂的事情,来证明他这一刻的喜悦是如此的无与伦比。另一半的他冷静而理智,告诉自己这只是李熏然醉酒后的一个意外,就算不是意外,也需要考虑李熏然父母的意愿。结婚这事,这的那的,哪有那么容易。

“我妈妈其实已经意识到我们不可能分开了……”李熏然攥紧了凌远的外套,凌远长久的沉默让他逐渐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或许他该继续说点什么。

李熏然咬了咬嘴唇。

那怎么办……

李熏然觉得有点委屈。

“老凌,我知道我以前有时候脾气不好,还欺负你,可是,可是我都不是针对你,我……你不要生我的气,你别不要我……”说到后面,眼睛不争气地发热了,于是竟然有几分呜咽了。

不要他?

怎么可能。

光是这一段话,凌远的心都要爆了。

活了四十岁的人,凌远第一次知道,他也可以冲动到想要现在就带着这个人直奔美国或是别的什么地方,最好是连夜,一刻都不要等,马上就听到飞机引擎发动的声音,然后下一秒就拿到一本证件,上面写着李熏然和凌远的名字。

要让这两个名字,以合法伴侣的形式,出现在一起。

然后他们共享一切财产,生活,私密,记忆。

乃至于生命。

凌远想着,呼吸有些急促。

“老凌……你怎么不说话?”

听到这话的凌远是真的有些慌了,他该说什么?“好”;还是“我爱你”,或者是别的,在这个时候究竟要说什么!

他张了好几次嘴,急的嘴上都要起泡了,血液鼓动撞击着耳膜。

最后说出口的,却只有两个字。

他说:“我在。”

我在。

我一直在。

比你想的到的一直,还要长,还要久。

李熏然就安静下来了。

有一种默契,只有一种人有。

这种人拥有的,是爱情,更多的甚至可能远超过了爱情。这是无法想象的陪伴,天长日久的相随累积和铸就的信任感。

有人说,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不是爱情,而是习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习惯,甚至是怪癖。

一个人的爱好,也许就是另一个人最厌恶的东西。

他们却好像就是为对方而生的。

没有一个习惯,是彼此无法容忍的。

相处的越久,就越觉得对方如此值得更深地去喜欢,去信赖。

他们都不信佛。

可是或许有些东西,真的是除了三生三世的姻缘,再难找到一个更完满的解释了。

如果当真有三生三世,那在这三生三世里,也很少有哪一瞬,比这一刻更好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

“老凌……”李熏然道,他的酒已经完全醒了。

“我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头脑发热。我考虑过很久很久了。我妈怕我以后没自己的孩子,也是替我着想。可是她也知道,比起没有孩子,我最不能没有你。”

“我不知道我们能否一起走到生命的最后,可是起码我确信,无论是没有孩子的孤独终老还是可能半道不合各走各的路,这些理由都无法说服我。”

“老凌,我想以你合法伴侣的身份和你在一起。”

“我是认真的。”

凌远这就这么听着。

大脑被一波接着一浪的潮水冲刷成一片空白,他努力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

凌远想象过无数次,自己和李熏然最好的结果,想象过无数次,求婚的场景。

却没想到,实际会比想象的甜蜜千倍万倍。

也没想到,会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由李熏然提出来的。

想到这,凌远狂喜,激动,担忧和不敢置信的心情里就又多了一种愧疚。

该是自己提才对啊。

要有玫瑰,香槟,浪漫的蜡烛,悠长的小提琴,还有一枚装在天鹅绒盒子里的戒指。

“老凌……”凌远迟迟不吭声让李熏然有些焦虑起来,他死死抓住凌远的衣襟,像是下一刻就要掏出手铐逮捕他一样。

“然然……”美丽的画面沉淀在脑海里,凌远终于说话了。

“你比我小,有些事情,我必须得为你考虑,这是应该的。”

“我从没觉得你有哪里不好,我喜欢你,爱你全部的性格,爱你和我抱怨工作上事情时候的表情,爱你每天醒来时候的样子。我甚至仔细的考虑过,以我本身的条件,我们会有怎样的结局。”

凌远忽然觉得,他不该说这些。

这是错的。

说这些是错的。

大错特错。

李熏然要的不是这些。

他想说的也不是这些。

“我们结婚。”凌远言简意赅道,“阿姨那边,我会去好好和她说的。”

李熏然就笑出声来。

声音兜转在凌远怀里,一次次撞击着凌远的心脏。

“好。”李熏然笑着答道,头还是死死埋在凌远肩上,“你去和她说,看她怎么收拾你。”

凌远绷紧的神经终于在这一声轻笑里放松下来,他低头用嘴唇吻了吻李熏然的头发,不意外的闻到了两个人共用的那瓶洗发水的味道。

“我就和阿姨说,我的财产全算婚姻共同财产,以后家里你说了算,每个月我的工资奖金全都上交给你,好不好?”凌远道,半开玩笑半认真。

其实国外的同性婚姻证书国内是不认的,所以不会真的牵扯到分财产的问题。

但是凌远却是真的想要这么做。

“不要。”李熏然道,“说得好像我图你的钱似的。”想了想,他又补充道:“说的跟我傍大款似的。”

凌远被他逗乐了,道:“你不图我,我自愿的,我图你的还不行么。”

李熏然就问:“你图我什么呀?”

凌远低头吻上他的耳际,一路沿着耳垂吻到脖颈,吻得被衣领阻挡没办法继续了,吻得李熏然微微不自在的动了动才作罢。

“图你长得好……图你身材也好……腰细腿长……”凌远压低了声音,唇瓣捻着他的耳垂。

“流氓。”李熏然骂了一句,之后自己倒是先笑了。

“可以回家了吧?”凌远问。

“回家。”李熏然终于直起了身子,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凌远。

凌远就看见,那眼角一点点未干的水意。

李熏然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哭了。

凌远心里一下子就难受了。

他伸出一只手仔细揩掉那点水光,道:“对不起,刚才让你担惊受怕了。”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语气里不无得意。

李熏然就推开他的手,兴许是有点羞赧,自己当先走向车子,开门坐进副驾驶,催促道:“回家回家。”

凌远紧随其后上了驾驶座,发动车子。

车子远去,最后就连尾灯的光也隐匿在远处的霓虹灯里,分辨不清了。

 

有多久没见你,以为你在哪里。

原来你就住在我心底,陪伴着我呼吸。

有多远的距离,以为闻不到你气息。

谁知道你背影那么长,回头就看到你。

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都只不过是想告诉你。

想让你明白。

我心动,的痕迹。

————end————

本来想起名叫心动和求婚,后来卖了个关子,只保留了心动。我去看星爷的电影,评论等回来再回复~

大年初六,祝大家新年吃得肉多长得肉少哟~

评论(57)
热度(433)

© 烟草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